二柱

[友卯]等风[上](abo)HE

等风


九河下稍天津卫,三道浮桥两道关。


白驹过隙,七年时光匆匆逝去。提起魔古道,能有印象的人也越来越少。


那些丧尸,那些尸鳖,仿佛都如最后的水花渐渐消逝。


有的人恢复平静,有的人随风消逝,有的人不知所踪。



七年间,漕运商会逐渐掌控了天津卫的海运道路,大小港口,各型船只,往来络绎不绝。


有人说丁会长治下有方,善于管理,是个有野心的坤泽;有人说丁会长面冷心坚,不苟言笑,是个寡淡的坤泽;有人说丁会长独来独往,形单影只,是个落寞的坤泽。


今年独独出了怪事。


正逢夏季,天津卫各个港口却是风平浪静。


人们都说是有人造了孽,冲撞了河神。


更有好事者想去请隐居已久的张神婆出来作法,却被小神婆一鞭子赶出了大门。



日头斜照,丁卯站在自家最大的港口,抬眼望去,河面平静,无风也无浪。


“说什么,冲撞了河神?呵,” 一声轻笑,“我倒还真是想撞个河神出来。”


摸了摸口袋,掏出一盒烟。打开皱皱巴巴的盒子,点上后深深吸了一口。尼古丁在口腔中肆虐,冲入肺中,燃起一阵猛咳。


掐灭了烟,深呼吸几下,又喷了些许香水,确保自己身上再无一丝烟味后,丁卯抬脚,朝着漕运商会走去。



丁小点大名丁笙,今年六岁有余,生的粉雕玉琢又是玲珑可爱,乃是文超付来勇,武斗肖兰兰,称霸幼儿园的女豪杰。外头人喊她丁笙,可她爸说了,她叫郭笙,右耳郭,竹生笙。


郭笙自打出生起就没见过父亲,爸爸说,父亲是个英雄,是个拯救了全天津卫的英雄。


“屁嘞,兰兰阿姨你别跟着爸爸一起骗我,”说着,郭笙小朋友拿起了另一个手枪模型,“父亲明明是个狗熊,不然为什么能拯救全天津卫,却不来看小点和爸爸?父亲一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爸爸的事情,又不敢承认,就躲着不来见我们!“


肖兰兰不知道怎么跟眼前的小不点解释。从头说起?那得说上不少时光吧,况且这事儿,也没有一个开头之说。不知何时,不知何处,不知何情,不知何境。


不明不白的在一起,不明不白的毫无踪迹,不明不白的有了小点,又不明不白的过了这些年。



丁卯回来的时候,肖兰兰已经离去,小姑娘自己一人玩起了第四个手枪模型。肉肉的小手玩起模型却毫不含糊,装弹,上膛,对着木靶子就是一枪。


“哟,我的大小姐这么厉害呀,十环哦!”丁卯轻笑着解开袖口,挽起袖口,弯腰抱起自己的心头肉。“那必须!小点以后要保护爸爸的呀!”郭笙笑着,眼睛眯成一条缝,就像,就像,


就像小河神的笑容一样。



丁卯笑着,笑着。



没人知道小河神去了哪儿。


他就悄无声息的不见了,在他的主场中,消失不见。


七年前的地下溶洞中,最后只有丁卯,肖兰兰扶着昏迷的小神婆出来。


之后,丁卯去过很多次,也派人去过很多次。


无踪无迹。


只有水中那股熟悉的盐肤木味,能证明他来过。


丁卯偷偷带了一些地下水回来,提取其中的信息素,喷洒在房间的各个角落。


至少,不能让女儿对你的味道陌生。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没了,本来是有下的,重感冒有点神志不清,就明天再改,再发吧QAQ


很久没写文了。。。有卡顿的地方还请包涵,比心心!


最近脑洞卡住了。。。可能睡觉会好!会有脑洞!


重感冒的人溜去睡觉啦!仙女们七夕节快乐!!!比心心!!


2018年7月31日统一回复:有后续,有后续,我发四有后续,在修了,一年前写的有点不堪(?……总之会在这周发掉的呜呜呜


评论(14)
热度(108)
国家特级虾饺品鉴师/杂食主义者/墙多勿槽/【】内是cp名
© 二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