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柱

[副四]满堂春(一发完)

满堂春


阿四这辈子就唱过一场戏。


长亭水袖,戏腔婉转。


往日高朋满座的茶台,只坐一人。


二爷并没有教阿四任何唱腔,这出《游园惊梦》还是跟着隔壁班子的台柱子偷学的。


为此阿四替那台柱子买了一年的糖油粑粑。


唱腔不算动人,妆面也不算精致。


可那长沙城的二把手从头至尾,都没挪开过目光。


梦回莺啭

乱煞年光遍

人立小庭深院

炷尽沉烟

抛残绣线

恁今春关情似去年。

晓来望断梅关,宿妆残。

你侧着宜春髻子恰凭栏。

剪不断,理还乱,闷无端。

已吩咐催花莺燕借春看。

云髻罢梳还对镜

罗衣欲换更添香。

……

.

.

长沙早已燃起战火,满地疮痍。


此次相见,谁也说不准是不是永别。


乱世之中,虽心意相通,


但,你有你的国家大义,


我有我的江湖情深。


无以为赠,便以这一曲,祝君凯旋。

.

.

.



后来,人们渐渐忘了那个身姿挺拔的军官。


也渐渐忘了那个深色倔强的四爷。


他们总会相遇的。

.

.

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其实真的是小甜饼!


(顶锅盖跑路)


七夕快乐呀!

评论(5)
热度(41)
国家特级虾饺品鉴师/杂食主义者/墙多勿槽/【】内是cp名
© 二柱 | Powered by LOFTER